主页 > 智能而出 >

当街头涂鸦走上美术馆的展墙意味着什么?

  原标题:视频|当街头涂鸦走上美术馆的展墙意味着什么?

  班克西,英国街头涂鸦大师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去年他在拍卖会上自毁已经以千万元高价拍出的知名作品《气球女孩》,这一事件的轰动与争议占据了去年年底整整三个月的艺术版面。班克西自称捉弄了市场,而对于吃瓜群众来说,突然意识到街头那些看似乱涂乱画的涂鸦竟然那么值钱。

  上海当代艺术馆是国内为数不多率先关注街头涂鸦的美术馆。早在班克西自毁作品事件发生的半年之前,上海当代艺术馆就举办了一场法国街头涂鸦艺术家柒先生的个展《儿戏》——柒先生在上海废墟上的涂鸦曾经红遍了朋友圈。年底,上海当代艺术馆又推出了一场“人文老西门,艺术进社区”公益活动,在老西门的一处围墙上进行了集体涂鸦创作。最近,八位国际涂鸦界重要艺术家的作品聚集上海当代艺术馆,展开了一场名为《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》的涂鸦艺术群展。

  开幕当晚,参展艺术家之一琼万在现场长达7米的画布上创作了色彩鲜艳的新作品。琼万的现场涂鸦又让现场观众大开眼界——原来街头涂鸦不只是有趣的具象,还有这种类似波洛克油画风格的抽象涂鸦。

  这些成名的街头涂鸦艺术家几乎都曾有过被警察驱赶、作品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的经历 。然而近几年,越多越多的人在街头涂鸦中发现了商机。街头涂鸦因为偶然成了一处景点、地标,无意中拉动了当地的旅游产业。大家最为熟悉的或许就是韩国首尔梨花村的涂鸦,成为旅游拍照的打卡圣地。彼时的街头涂鸦成为热门景点只是偶然,那么如今分散各处的涂鸦景点更是一种“量身定做”,甚至一些商铺都会考虑以涂鸦吸睛,摇身一变网红店。

  当时街头涂鸦只是作为拉动当地旅游经济的一种方式,还没有被人认识自身的经济价值。当班克西的街头涂鸦走进拍卖场——不管这场班克西的自毁作品是闹剧、行为艺术还是捉弄市场,街头涂鸦的价格又上了一个台阶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然而,对于真正的街头涂鸦艺术家来说,街头涂鸦的灵魂是一种“反叛”精神,“它寄生于墙头街角,宣泄式的短暂创作过程记录着涂鸦艺术家们当下的情绪,兼具着永恒性和当下性,成为城市记忆的一块块碎片。”

  不管当下人们对于街头涂鸦的包容与接受度有多高,都不会影响这些街头涂鸦艺术家奔走于街头的持续创作。他们依然会留下一墙的涂鸦,消失在夜幕中。涂鸦也在涂抹覆盖中最终消失。

  街头涂鸦走进美术馆,并不意味着它从此就成了架上绘画的一部分,削弱了它原本的精神与属性。反之,美术馆对于它的接纳,恰恰反映了对涂鸦艺术的认可,将它纳入了学术性研究的范畴。美术馆将稍纵即逝的涂鸦保留下来,也为一座城市的记忆留下了线索。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,再也不用车马劳顿地奔向某个角落,只为见一见某幅在社交媒体圈爆红的涂鸦,也不用因为它的消失而错过欣赏悻悻离去。至于街头涂鸦艺术家,他们很乐意自己的涂鸦能够在美术馆作为展览的一部分进行展出,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认为自己就成了一名抽象画家、人物画家或者风景画家,只是美术馆的展出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看到他们的作品。而他们的创作永远都在路上、街头, 人们随意地经过,随意地在他们的涂鸦上加上一笔,抹去一块, 这是一座城市的自白。涂鸦,因为一座城市的变化而变化, 犹如跳跃着脉搏的鲜活生命。

  原标题:视频|当街头涂鸦走上美术馆的展墙意味着什么?

  班克西,英国街头涂鸦大师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去年他在拍卖会上自毁已经以千万元高价拍出的知名作品《气球女孩》,这一事件的轰动与争议占据了去年年底整整三个月的艺术版面。班克西自称捉弄了市场,而对于吃瓜群众来说,突然意识到街头那些看似乱涂乱画的涂鸦竟然那么值钱。

  上海当代艺术馆是国内为数不多率先关注街头涂鸦的美术馆。早在班克西自毁作品事件发生的半年之前,上海当代艺术馆就举办了一场法国街头涂鸦艺术家柒先生的个展《儿戏》——柒先生在上海废墟上的涂鸦曾经红遍了朋友圈。年底,上海当代艺术馆又推出了一场“人文老西门,艺术进社区”公益活动,在老西门的一处围墙上进行了集体涂鸦创作。最近,八位国际涂鸦界重要艺术家的作品聚集上海当代艺术馆,展开了一场名为《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》的涂鸦艺术群展。

  开幕当晚,参展艺术家之一琼万在现场长达7米的画布上创作了色彩鲜艳的新作品。琼万的现场涂鸦又让现场观众大开眼界——原来街头涂鸦不只是有趣的具象,还有这种类似波洛克油画风格的抽象涂鸦。

  这些成名的街头涂鸦艺术家几乎都曾有过被警察驱赶、作品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的经历 。然而近几年,越多越多的人在街头涂鸦中发现了商机。街头涂鸦因为偶然成了一处景点、地标,无意中拉动了当地的旅游产业。大家最为熟悉的或许就是韩国首尔梨花村的涂鸦,成为旅游拍照的打卡圣地。彼时的街头涂鸦成为热门景点只是偶然,那么如今分散各处的涂鸦景点更是一种“量身定做”,甚至一些商铺都会考虑以涂鸦吸睛,摇身一变网红店。

  当时街头涂鸦只是作为拉动当地旅游经济的一种方式,还没有被人认识自身的经济价值。当班克西的街头涂鸦走进拍卖场——不管这场班克西的自毁作品是闹剧、行为艺术还是捉弄市场,街头涂鸦的价格又上了一个台阶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然而,对于真正的街头涂鸦艺术家来说,街头涂鸦的灵魂是一种“反叛”精神,“它寄生于墙头街角,宣泄式的短暂创作过程记录着涂鸦艺术家们当下的情绪,兼具着永恒性和当下性,成为城市记忆的一块块碎片。”

  不管当下人们对于街头涂鸦的包容与接受度有多高,都不会影响这些街头涂鸦艺术家奔走于街头的持续创作。他们依然会留下一墙的涂鸦,消失在夜幕中。涂鸦也在涂抹覆盖中最终消失。

  街头涂鸦走进美术馆,并不意味着它从此就成了架上绘画的一部分,削弱了它原本的精神与属性。反之,美术馆对于它的接纳,恰恰反映了对涂鸦艺术的认可,将它纳入了学术性研究的范畴。美术馆将稍纵即逝的涂鸦保留下来,也为一座城市的记忆留下了线索。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,再也不用车马劳顿地奔向某个角落,只为见一见某幅在社交媒体圈爆红的涂鸦,也不用因为它的消失而错过欣赏悻悻离去。至于街头涂鸦艺术家,他们很乐意自己的涂鸦能够在美术馆作为展览的一部分进行展出,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认为自己就成了一名抽象画家、人物画家或者风景画家,只是美术馆的展出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看到他们的作品。而他们的创作永远都在路上、街头, 人们随意地经过,随意地在他们的涂鸦上加上一笔,抹去一块, 这是一座城市的自白。涂鸦,因为一座城市的变化而变化, 犹如跳跃着脉搏的鲜活生命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去艺术馆围观陈冠希“拉和吃”